LG杯我国预选赛圆满闭幕 谨防做弊成棋类竞赛难题
LG杯国际围棋棋王战我国预选赛昨日顺利完成,辜梓豪、李轩豪等六名棋手经过网络选拔取得代表我国参与本赛的资历。这次预选赛能够说具有里程碑的含义,因为这是围棋个人国际竞赛初次经过网络进行,我国围棋队也成为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。从竞赛的状况来看,参赛棋手都非常自律,也基本上发挥出水平,而赛前忧虑的棋手会运用人工智能(简称AI)做弊的不谐之音并未呈现。对局者经过网络进行隔空对弈,其实早在十多年前便已盛行。近几年,很多下网棋甚至还成为工作棋手最遍及的练习方法。我国围棋队领队华学明就曾表明,在疫情的影响下,网棋是棋手练习、推行围棋的非常好的手法,也是能够节省各种竞赛本钱的方法。毋庸置疑,凭借网络渠道进行各种棋类竞赛,种种优点都是明摆的。为什么直到现在,还没有一项高标准的国际大赛在线上举办?原因便是AI“搅局”的问题。近年来,跟着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,无论是围棋、象棋仍是国际象棋,AI对弈程序的水平均已碾压人类工作棋手;AI下出的招法已被公认为是最佳的“标准答案”,AI俨然成了真理的“化身”,没有人会对其提出质疑。曩昔人类棋手对弈,即便对局者都是“超一流”的高手,因为棋风不同,对形势的判别以及其时局势下的“最佳一手”,都会有不同的观点,谁也不能证明自己“正确”的唯一性。但现在状况就不同了,“有疑难找AI”已成为棋手的口头禅——只需遇到有争议和搞不清的当地,看看AI给出的“答案”,全部尽在不言中!正是因为AI具有无与伦比的权威性,给棋类竞赛带来了谨防做弊的难题。这次预选赛,尽管我国围棋队为了防备棋手做弊,不只清晰重申对网络竞赛违规行为的处分规则——“若发现有国家队棋手运用AI或发作其他违规行为,一经查实,开除出国家队”,还要求竞赛时棋手须登录有关监测软件,现场架起摄像头、翻开“屏幕同享”功用,承受全方位监控。可是,现在真实能起到防备效果的,恐怕仍是棋手的工作操行。这并非“消沉”的观点。事实上,即便在现场竞赛,甚至是在众目睽睽之下,也曾发作棋手使用通讯东西做弊的事情。当面临巨大的利益引诱时,棋手会不会逼上梁山、使用高科技手法甚至合伙一同做弊?就现在所能采纳的防备措施而言,主办方仍要面临巨大的应战。华学明亦坦言,“这是我国围棋协会一直在面临,未来也需求处理的问题”。在竞赛的公平性和公正性尚难以得到肯定保证的前提下,高标准、高奖金的竞赛经过网络来进行,其可行性仍要打个问号。这或许便是国际网络大赛迄今“只闻楼梯响,不见人下来”的重要原因。scroll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